衍墨轩小说网

第一百七十章:你挡着我杀敌了!

小说:虎啸山河 作者:樱风夜宇 更新时间:2021-01-14 04:21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可汝要背负弑父之骂名,然为英雄者,何惧风封赏,大喜不已。
  何进自长安闻灵帝驾崩,太子刘辩被杀,刘。将之大者,为国为民,抛弃名节,何不慷慨?。人之初,性本善;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…
  颍川,汝南,征羌,斜崖
  “啊,头疼,梦龙,梦龙,啊,疼,”孙策捂头而起,定晴看去,己十八亲卫看守于此
  如此,御虎符一出,天下涌动,风云变幻,公元191年底,夜间竟出现千年不见之血月杀劫道,妖光数十轮,百姓惊恐,百兽震惶………
  时魇机山、卧龙岗、水镜堂、上宾部、黄帝陵五处之人皆惊,仰面观天曰:“杀天恨地,无情无义,入魔将至,腥风血雨,千年不遇之杀劫道?
  此何人哉?传闻杀神白起降生,不过数轮,比今之血月何如?凡人欲逆天而行,必遭天谴,可是………唉”
  兖州,东郡,博平,曹营
  曹操闻朱儁身死,想其往日情分,痛哭哀嚎,令三军挂孝,亲自执幡于灵堂奠之,
  吊毕,操愤恨不已,怒气冲天,问下人曰:“朱太仆因甚身死?”
  一下人哭泣而出,浑身鲜血,拜于地曰:“我乃朱太仆部下,太仆于酸枣处守将军之粮草器械,大任在肩,从未懈怠。
  然孙坚率军前来,明为应国舅之召,实率军欲往司州弑君称帝,见我军资源丰厚,欲图粮草器械。
  朱太仆宁奋力抵抗,所统三队兵马尽被孙坚所屠,己也被逼至山崖,忠义自尽,某受太仆所托,报于将军。”
  曹操闻之,虽焚天怒火,然犹疑惑不定,荀彧知其意,乃谓那人曰:“孙文台虽猛烈自傲,然犹不似奸恶之辈。
  且任其再勇猛,彼现在兵马破当今之洛阳,也是痴人说梦,汝说其欲弑君,有何凭证?”
  操乃暗自点头,而那人曰:“太仆知此事极诡,将军必定不信,需寻得太仆尸首,方知真晓。”
  荀彧乃令曹纯、乐进引兵三千,翻山越岭,掘地三尺,也要寻得朱儁尸首,未及晌午,于陡谷间寻得,已支离破碎,成肉饼尔。
  曹操见之,又放声大哭,一小卒呈书信而上曰:“此乃于朱太仆身上所得,以刀剜肉,定格于内,虽身躯破碎,书信未可失。”
  曹操泪流满面,谓朱儁尸体曰:“公对我忠贞死节,今必欲使我得之真相,汝放心走,我定报汝仇。”
  言罢,遂拆书信看之,操乃深恨曰:“江东孙文台,汝当真叛国,杀诸侯,夺玉玺,占我粮草,弑我部将,我定聚诸侯戮之。”
  闻孙坚联合黄巾部将领黎纠、公孙瓒部下毅缀新杀乔瑁、孔伷二人,大破萧景兵马。
  乃急命荀彧率人流星快马,通知各路诸侯,孙坚谋逆,欲弑君自立。
  董承接到通报,大惊失色,何苗乃怒曰:“竖子安敢如此,我前日以孙坚为英雄,岂料彼杀乔瑁、孔伷二人,尽领其兵权。
  又抢曹操之粮,杀太仆夺虎符,手掌传国玉玺,竟敢进京弑君,我等当共击之。”
  言罢,急叫各路诸侯起兵,围剿孙坚,忽凌倾部下且真急曰:“盟主三思,此必有诈,某与其子孙策交厚,彼乃忠君爱国之臣,非邪也。”
  何苗望董承怒气冲天,遂骂曰:“匹夫大逆不道,夺国之重宝,杀诸侯而自立,此等二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,汝退下,再劝者立斩。”
  因惧怕孙坚之勇,何苗乃传檄天下,起山南海北各路诸侯兵马,联合盟军一起,封关锁城,兴兵讨伐。
  诸侯走后,且真乃怒谓凌倾曰:“我以主公为贤,我为汝祖之大业尽忠,何顾如此卑鄙,不过一玉玺,莫非尔等欲诛江东军乎?”
  且空见如此,乃向前斥责之,使左右押其退下,凌羽阻之,凌倾沉默不语,摇手而止。
  少时,谓众人曰:“梦龙休急,我知你何意,然吾止控其营,未曾泄露玉玺之事,况我控营便是为玉玺,何以情与他人分享?
  此事甚是诡异,莫非……啊,不好,快,速集三军,种庆去寻萧夫人杨凤,修云领一军去孙坚大营探情况,其余全与我营救孙文台,快。”
  凌倾满头大汗,如临大敌,惊乍非常,众人不解,然知倾反常必大事,速令各营集结。
  见凌倾急火中烧,思前想后,凌羽也大悟,思曰:“好阴险,如此精妙布局,鬼魅不已;
  杨凤八成遇害,孙坚大营也必出事,希望父亲赶得上,救出孙文台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  此时孙坚正回大营,原来孙坚自应董承召见,听得虎符之事,又闻朱儁不愿交之,率三队兵马欲弑董承、何苗夺权。
  坚听大怒,率军赶来,截住朱儁,儁正义严辞,坚方信,谁知其策马近身阴笑曰:
  “我方才所言乃于三军所听,汝等匹夫,汝献玉玺,他日我夺盟主之位,汝也可荣荫,况汝执迷不悟,我名声在外,看天下谁信汝。”
  孙坚听罢,大怒不已,率军冲来,朱儁谓军曰:“三军听令,孙坚持玉玺造反,欲夺吾虎符进京弑帝,汝等有冲出者,速报曹将军,与我杀啊………”
  “报,主公,我军大破朱儁兵马,但此地南北通达,逃窜者阻挡不住,甚多出逃。
  朱儁率百骑向南奔崖,我军追至时,数百人皆死,皆断肢残腿,血肉横飞,朱儁不知所踪,止留一虎符。”
  孙坚闻报,疑惑不已,黄盖聚众将曰:“主公,玉玺之事知者不出十人,请主公察之。”
  坚苦笑曰:“公等皆吾兄弟,必不害我,无需查探,但玉玺之事不知怎地泄露,有心之人诬陷于我。
  此事已危矣,当速去无子寨,先表无异心,再走京师献玉玺。”
  言语间,忽报萧景、萧宏、乔瑁、孔伷等人知其谋反,率军来战,孙坚出迎。
  萧景见坚大骂曰:“人说孙坚英雄,今汝何叛国谋逆,我妻杨凤知汝之反,被汝等所害。
  若非有先见,先教人于山下候,临死前藏信抛石于崖下,我等何可知,尔纳命来。”
  坚乃曰:“兄误会我也,何以我杀令妻?”
  萧宏大怒,抛一器于马前,曰:“孙文台,此物可识乎?乃汝孙家祖传之宝古锭刀,今有何说,还我嫂子命来,”言罢,遂率众军杀来。
  孙坚惊怒曰:古锭刀?策儿?人在刀在,莫非策儿已遇害,该死,啊,三军听领,为报公子仇,杀啊。”
  正厮杀间,忽丛林两侧左右军马杀出,乃黎纠、毅缀,二人高声曰:我家主公皆以联合孙坚,拥立刘虞称帝,尔等受死。”
  乔瑁、孔伷遂率军抵挡,终因寡不敌众,皆死于乱箭之下,萧宏见如此,乃与兄景奔南而撤。
  黎纠、毅缀二人暗笑,竟欲杀孙坚,三军混战,孙坚以为孙策已死,杀人如疯。
  二人抵挡不住,惊恐曰:“怎回事?夫见兄不说有援军嘛?为何……不好。”
  孙坚怒谓二人曰:“尔等何故害我,策儿因此也生死未卜东儿郎名满天下,再创霸王之业。”其职,拥有一州军政大机。
  刘宏为镇压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,遂从刘这漫天繁星闪烁着多少英雄的故事,这滚滚长江淘尽了多少豪杰的身躯,那无边无际的宇宙像一本岁月的史书。
 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它,谁也不知道它存在的意义,或者说谁也没有见过它。
  它散发着神圣奇异的光芒,细细的品味,仿佛就会掉进那精彩悠久的岁月长河中………
  公元166年,东汉延熹九年,桓帝刘志荒淫无度,公开卖官鬻爵,单超、徐璜、左悺、唐衡、具瑗五人,并称五侯,权倾朝野,任意妄为,政治腐败不堪,民不聊生。
  以李膺等江夏八俊为首的反宦行动失败后,党锢之祸彻底笼罩了维持东汉王朝生机的最后一缕阳光。
  冀州,巨鹿郡,广宗,麒麟山
  奉天地顺五行兴国文嗣灾害
  “万物皆有道,有天道,有地道,有人道,人道渺渺,仙道莽莽,鬼道乐兮,诸天气荡荡,吾道日兴隆”。
  张角执剑而立,道袍裹巾,傲立在祭祀台上,俯视台下膜拜八千人。“
  诸位,吾教奉天命,行天道,如今朝廷腐败,尔等更应齐心,不辞劳累,使吾教光明圣学发扬天下,万、万民所向、向,世、世代繁荣、荣。”
  角言辞错乱,失态不已,马元义见如此,异之,急使眼色于下,亲信会意,率众人齐应:
  “谨遵教主圣旨,太平所向,解救苍生。”
  祭祀毕,教徒张曼成、马元义等齐扶教主下台,曼成惑问“教主方才惊慌,可有碍?”
  角闻言,曰:诸位皆吾教股肱,吾以坦诚,角本不第秀才,入山采药遇一仙,名不详,呼南华老仙,传吾,角遂拜其为师,得以窥得天道,创教救民。
  然七日前,五雷天罡之数冲击太白,紫微星忽明忽暗,此象征天下必将大乱也。
  其周围霄云之气繁衍出魔劫十三星,吾据其一,尚且担忧其余星雄,载其于太平经之中。
  忽方才书中所载之帝星陨落,十三星尽皆崩碎,吾甚是惊恐,所以失态。”
  元义答曰:“玄学虽定,然犹可人谋改之,教主方才所感,想必那令帝陨星碎命格之人已降生,何不扼杀之?”
  角从之,遂使教徒连夜散布各州,有今夜降生婴儿者,杀无赦!
  荆州,南阳郡,博望,伏牛山
  “凌家第六代子孙凌倾禀告先祖,我儿已出世,按青海幽蓝之言,取名羽,字修云,以祖之预言,时间已逐渐推进,
  他日我儿壮年之躯必将身处乱世,愿祖保佑,使其得以功成名就。”
  凌家大厅坐立些许家属亲信,家主凌倾,字甸海,坐于上座,目若朗星,极其雄壮,现为博望县长。
  “家主,少主降世,近期宛、雉、叶、犨、穰等地四川五岸神庙皆倒塌,鲁阳西南阔地黑气数十丈,夜间雷电交加,劈死数十人,岂非吉兆?”众视之,乃段丘,字拜文。
  果然此语一出,底下众说纷纭,“少主降世,其鸿福乃神圣祖先之高测,容你胡言乱语?
  我凌家自祖上至今,护国佑民,惩邪除恶,然朝廷仍使民不聊生,如今得有少主,必能开辟正道,解救万民于水火”。
  众视之,乃且空也,字翊斐,且应之后,与凌家五代世交,亲近非常。
  此时又一人继且空曰“段拜文之语错矣,自然灾祸于少主何干,及有关,山庙塌陷,乃少主将来必能惊天地泣鬼神耳,
  那数十人吾探查过,皆鱼肉乡野之人,黑气不散,天雷聚集,诛杀奸邪,此吾少主正道使然,何所不吉也?”众视之,乃名士种庆也,字文元。
  倾闻之喜,遂下令不许再提此事,收敛势力,专心培养幼子!
  幽州,涿郡,涿县,楼桑村
  一群孩童在桑树下嬉戏
  “我会射弹弓,长大了我肯定会成为一个将军,威风凛凛,嘿嘿。”
  ”切,那有什么,我会论语,那可是孔圣人的书籍,以后我肯定封侯拜相,出口惊四座。”
  “咦?耳朵,你怎么不说你想当什么啊?”
  “我?我就不说了,你们该取笑了。”
  “别啊,说说呗,男儿志四方嘛。”
  “行吧,你们说,这桑树像不像车盖”?“挺像的啊,怎么了?”
  “对,我志为天子,当乘此车盖”。
  “胡言乱语,都散了,这等大不敬之语,是要杀头的,”一人呵斥而出,众孩童视之,乃刘元起也。
  皆嬉笑而散,独一人仍不离去,“叔父,我长大了,一定证明给你看,我行。”遂回于家中侍奉老母。
  刘元起奇之,曰:“此儿非常人也!”遂收产业兑物资,给予补用。
  豫州,沛国,谯县,曹府
  “儿臣恭贺父亲位列九卿。”
  ”哈哈,阿瞒,不必多礼,如今朝廷册封我为大鸿胪、大司农,他日我表奏朝廷,使你为司隶校尉。”
  “儿臣谢过父亲,”一座豪华宅院里一对父子在园中散闲,左右侍奉,为父者姓曹名嵩,乃中常侍曹腾之养子,字巨高,为子者名操,字孟德。
  操出生之时七彩虹光直射长安,术士者言之王佐之气也,方年十一,因其父之由,领谯县县尉,好游侠。
  汝南许劭有知人之名,以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”誉之,因此名声在外,各方豪杰相投,操乃暗养壮士数千人,屯于北山。
  扬州,吴郡,富春,县衙
  “我孙家世仕于吴,被称为寒族庶民,如此不堪,何与武先祖差距如此之大?实乃先祖之功成于阖闾也。奈我之志,何人可托?
  成王败寇,如此,我孙文台他日若有机遇,愿冒天下之大不讳,也要使我江东儿郎名满天下,再创霸王之业。”
  十一岁的孩子之语,谁能信之?
  可幼虎的低吼若干年后必将响彻云霄。
  豫州,河南尹郡,洛阳,皇宫
  “刘志啊刘志”,
  “谁?”
  “唉,想我大汉四百年基业,被汝等昏君所殆尽,天命也,果真不出博望之言啊,博望,你能原谅我吗?”
  “博望?汝到底何人,敢闯我皇宫禁地,朕要灭你九族。”
  “哈哈,将死之人,何于争辩,虽汉室将灭,但吾仍怜刘氏后代中贤明之君。
  此真龙之书也,只明君可开,愿其逆天改命,汉室可扶之再创辉煌,不可扶尚且可以自保。
  话至于此,尔不配作刘氏后人,也罢也罢,哈哈,博望,哈哈,花菱花堕霜花落,酒泉酒樽酒中卧,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
  “啊”,皇榻之上刘志惊醒,乃一梦也,榻上有一书,金龙纹理,彩光耀眼。
  “此不祥之书也,留之何意,来人,将此书毁之,”“是,陛下”,左右护卫斧劈剑砍,不能入之,
  刘志无奈,遂弃其于枯井之中,刘志也因此得病。
  本章完焉之议,改刺史为州牧,并选派列卿、尚书出任州牧。
  于是,州牧成于居于郡之上和行政长官,握有一州行政大权,职位甚重。从此州牧各据一方,形同割据政权。
  一时间,名正言顺,中原大地各部兵马皆起,群雄逐鹿,号令天下,出名者及有后将军、掌西园兵马袁术。
  冀州牧韩馥。豫州牧孔伷、兖州牧刘岱。
  河内郡太守王匡。陈留太守张邈。东郡太守乔瑁。
  山阳太守袁遗。济北相鲍信。北海太守孔融。
  广陵太守张超。徐州牧陶谦。西凉太守马腾。
  北平太守公孙瓒。上党太守张杨。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。
  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。安东将军曹操。南阳太守凌倾。
  征南将军、御史中丞、定军侯董卓。荆州牧、镇南将军刘表。
  皆招贤纳士,招兵买马,军民听调,呼为主公,尊主不尊汉,听调不听宣。
  四月
  十一岁的孩子之语,谁能信之?
  可幼虎的低吼若干年后必将响彻云霄。
  豫州,河南尹郡,洛阳,皇宫
  “刘志啊刘志”,
  “谁?”
  “唉,想我大汉四百年基业,被汝等昏君所殆尽,天命也,果真不出博望之言啊,博望,你能原谅我吗?”
  “博望?汝到底何人,敢闯我皇宫禁地,朕要灭你九族。”
  “哈哈,将死之人,何于争辩,虽汉室将灭,但吾仍怜刘氏后代中贤明之君。
  此真龙之书也,只明君可开,愿其逆天改命,汉室可扶之再创辉煌,不可扶尚且可以自保。
  话至于此,尔不配作刘氏后人,也罢也罢,哈哈,博望,哈哈,花菱花堕霜花落,酒泉酒樽酒中卧,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
  “啊”,皇榻之上刘志惊醒,乃一梦也,榻上有一书,金龙纹理,彩光耀眼。
  “此不祥之书也,留之何意,来人,将此书毁之,”“是,陛下”,左右护卫斧劈剑砍,不能入之,
  刘志无奈,遂弃其于枯井之中,刘志也因此得病。
  本章完协拥立登基,大怒不已,欲起兵诛杀凌倾乱立功最大的是里面的皇甫嵩。
  虽然皇甫嵩功劳最大,他却又是之后董卓能毫无顾忌专权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  ?
  平定黄巾
  汉末三杰平定黄巾之乱的大体过程是这样的:
  光和七年,时任尚书的卢植被拜为北中郎将,带领北军五校,也就是五个营的中央军队受命出征平定黄巾军。
  卢植击败了一些较小的黄巾势力,然后在广宗县城与张角率领的黄巾主力形成对峙。
  另外两人,皇甫嵩出身军人世家,当时担任北地太守,朱儁则任谏议大夫。
  也是在同一年,汉灵帝拜皇甫嵩为左中郎将、朱儁为右中郎将,一起统帅精兵出征。
  皇甫嵩和朱儁统领的军队,在平定黄巾中是表现最为高光的一支,虽然朱儁开始时遭到了一些失败,但在皇甫嵩支援下,两人很快吹响反攻号角,连续平定了汝南、陈国、西华三郡,斩首数万级,皇甫嵩因功被封为嵩都乡侯。
  在皇甫嵩、朱儁连续获胜时,卢植这里却出了变数。卢植虽然压制住了张角,却还没能取得决定性胜利,监军的太监左丰乘机进谗言诬陷,卢植被装入囚车,押送回京问罪。
  卢植被免后,著名的胖子董卓登场了,他被拜为东中郎将,接替卢植的职务继续领兵作战。
  但董卓同样出师不利,反而被黄巾军击败。
  关键时刻,还是皇甫嵩和朱儁出马,两人挥师进抵广宗,拿下了这场关键性战役的胜利。
  随后,张宝退守下曲阳,皇甫嵩统帅钜鹿太守冯翊、郭典等部把他包围,数日后城池被攻破,张宝战死,部众溃散。
  这场战役是平定黄巾的最后一次重要作战,战斗结果是河北黄巾军主力被全部消灭,张角张梁张宝都宣告死亡,黄巾起义已经失败。
  :嵩复与钜鹿太守冯翊郭典攻角弟宝于下曲阳,又斩之。首获十余万人,筑京观于城南。即拜嵩为左车骑将军,领冀州牧,封槐里侯,食槐里、美阳两县,合八千户。
  可以看到,讨伐黄巾军作战中,卢植中途被罢免,没能发挥决定性作用,朱儁长期担任的是皇甫嵩副手,如果要给三人排一排名次,皇甫嵩排第一当之无愧。
  事实上,史料里也是这样记载的:
  :皇甫嵩、朱儁并以上将之略,受脤仓卒之时。及其功成师克,威声满天下。
  ?
  回归京城
  到这里,三将讨伐黄巾的任务圆满完成了,那接下来呢?
  接下来的事,有必要先说说中郎将这个职务。
  中郎将这个职务,本身是东汉监军制度的一种,到了东汉后期,朝廷派出的监军主要以中郎将为主。
  但是我们能看到,在平定黄巾时,不管是卢植、皇甫嵩、朱儁还是董卓,这些中郎将显然是实际带兵作战的将领,是一军之统帅,如:
  贼复以韩忠为帅,众号十万,据宛拒俊。俊身自披甲,将精卒乘其东北,遂得入城。
  这是因为到了黄巾起义时,汉末的监军制度已经名存实亡,同时各地新招募的士兵又以“家兵”为主,也就是将领们的私人部曲,这些兵力在自己将领统帅下可以跟随中郎将作战,但如果中郎将的监军身份,他们是不认的,只认自己的主将,像曹操、刘备、孙坚,都有自己的部曲。
  其周围霄云之气繁衍出魔劫十三星,吾据其一,尚且担忧其余星雄,载其于太平经之中。
  忽方才书中所载之帝星陨落,十三星尽皆崩碎,吾甚是惊恐,所以失态。”
  元义答曰:“玄学虽定,然犹可人谋改之,教主方才所感,想必那令帝陨星碎命格之人已降生,何不扼杀之?”
  角从之,遂使教徒连夜散布各州,有今夜降生婴儿者,杀无赦!
  荆州,南阳郡,博望,伏牛山
  “凌家第六代子孙凌倾禀告先祖,我儿已出世,按青海幽蓝之言,取名羽,字修云,以祖之预言,时间已逐渐推进,
  他日我儿壮年之躯必将身处乱世,愿祖保佑,使其得以功成名就。”
  凌家大厅坐立些许家属亲信,家主凌倾,字甸海,坐于上座,目若朗星,极其雄壮,现为博望县长。
  “家主,少主降世,近期宛、雉、叶、犨、穰等地四川五岸神庙皆倒塌,鲁阳西南阔地黑气数十丈,夜间雷电交加,劈死数十人,岂非吉兆?”众视之,乃段丘,字拜文。
  果然此语一出,底下众说纷纭,“少主降世,其鸿福乃神圣祖先之高测,容你胡言乱语?
  我凌家自祖上至今,护国佑民,惩邪除恶,然朝廷仍使民不聊生,如今得有少主,必能开辟正道,解救万民于水火”。
  众视之,乃且空也,字翊斐,且应之后,与凌家五代世交,亲近非常。
  此时又一人继且空曰“段拜文之语错矣,自然灾祸于少主何干,及有关,山庙塌陷,乃少主将来必能惊天地泣鬼神耳,
  那数十人吾探查过,皆鱼肉乡野之人,黑气不散,天雷聚集,诛杀奸邪,此吾少主正道使然,何所不吉也?”众视之,乃名士种庆也,字文元。
  倾闻之喜,遂下令不许再提此事,收敛势力,专心培养幼子!
  幽州,涿郡,涿县,楼桑村
  一群孩童在桑树下嬉戏
  “我会射弹弓,长大了我肯定会成为一个将军,威风凛凛,嘿嘿。”
  ”切,那有什么,我会论语,那可是弱的说道“大哥能否帮我做几道炒菜,我母亲还没品尝过呢”
  说完头垂的更低了,盯着脚尖肌肉紧绷,忐忑到了极点。
  曹昂笑道“看不出来你还挺孝顺的,想吃什么直接吩咐厨房就好,就说我说的,虽威震南阳,不过于天下大势而言,不足以强,黄巾起义爆发后,五日内于全国破六十三城。
  黄巾声势极其浩大,汉室根基破损严重,威望全无,帝无奈之举拜何进为大将军。
  更下昭使各地乡绅豪杰可私有武装力量抗贼,这也为后世局面奠定了基础。
  何进于长安调兵募将,时有四中中郎将相随,哪四人?
  一为安定郡朝那县人黄甫嵩,字义真,雁门太守皇甫节之子、度辽将军皇甫规之侄,以清廉高义闻名,任左中郎将;
  二为会稽郡上虞县人朱儁,字公伟,朱儁出身寒门,赡养母亲,以好义轻财闻名,任右中郎将、持节;
  三为涿郡涿县人卢植,字子干,卢植性格刚毅,师从太尉陈球、大儒马融等,任北中郎将;
  四为凉州陇西临洮人董卓,字仲颖,董卓出生于豪强之家,精通武艺,凶悍无比,本担任并州刺史、河北太守。
  但其北羌称雄,手握重兵,所以何进封其为南中郎将,使其相助。
  四人随大将军何进破山东诸贼,使各地百姓积极从军,时有民兵三十万,进遂使四人各引兵五万。
  黄甫嵩取广宗,战张曼成;董卓取临邑,战白波;朱儁取颍川,战白绕、眭固;卢植取曲阳,战张梁;
  何进自引御林军,以十万民兵为前驱,取北海,战于毒;分配已定,即刻出师。
  朱儁自离洛阳,日夜兼程,不数日即到颖川,白绕知之,派眭固于道阻拦。
  畦固虽众,但皆乡野之人,队伍旗帜凌乱不堪,儁亲自擂鼓,挥军掩杀,畦固大败而逃。
  平寇校尉严定欲斩畦固,深入阵圈,被畦固用暗箭射死,那严定与朱儁世代相交,儁闻定死,伤感不已。
  更深追之,驰骋三十里,投降者数万,儁尽皆斩之以祭严定。
  参谋辅董见其杀心过重,以绝黄巾降者之心,进谏于其,那辅董传闻与白绕同乡,
  儁怒之曰“吾与严定亲如一家,今被贼人所害,乃使我深痛,今尔不思报仇,安敢妄语乱我军心。”
  遂喝刀斧手推出,众人劝勉,儁乃打其八十军棍,辅董恨之,深夜出营。
  那白绕,自朱儁率部队直逼定陵,慌乱不已,使眭固于城下布满陷坑。
  当日忽报有人偷渡进城,陷于坑内,左右押入,白绕看之,乃故人也,大喜,喝退左右解之。
  辅董曰“吾非念你为故人,我念这此间黄巾军而来,大多皆是良民,若城破,无人幸免也。”
  白绕大喜,待为上宾,问其退计,辅董部署如此如此。
  白绕曰:“兄苦读寒窗数十载,本以汝为白面书生,今观公之战术,乃大才也,愿公助我,共图大业。”
  辅董闻之,笑而不言,白绕以为其傲然,遂不深追之。
  朱儁自至定陵,与白绕数战,各有胜负,心中甚是着急,不一日,于营中商议破城计策。
  辅董进谏曰:前日属下冒犯将军,实在该死,今愿献一计助将军破城,以补我过。”
  儁闻之喜,遂安慰问计,董曰:“那白绕等皆市井无赖之人,谋反之初搜民舍之食尚得供养。
  但彼数十万众,消耗之粮非常,又屯其粮于沃田,将军只要偷渡斜山,破其粮脉,何愁不彼不自乱也。”
  朱儁大喜,大赏于其,遂点各营精壮九千人,亲自带队,那斜山窄而长,路止一道。
  儁至斜山,正于巅涧观望千里山河,不禁诗曰:君不见白骨蔽野纷如雪,高树悲风声飒飒。一朝英雄拔剑起,又是苍生十年劫。
  儁与前部皆过斜道,忽一声梆子响,山石滚下,四面喊杀震天,俩壁之上乱箭不止。
  儁退不得,急唤辅董,却闻董与一伪装儁之人假装败出,已领众将士回去矣。
  儁大惊,知中计也,遂与部下弃枪捉刀,下马走峭岩,奈暗岩皆被辅董所计磨圆。
  众人一拥而过,顺岩而跌落山下者,不计其数,儁捷走北路,至河水边少歇,众人狼狈不堪。
  正要吃水,前面一军杀至,有人大喊曰:“辅董在此,朱儁速速投降”。
  儁大怒,急召众人再战,众人见前路被截,漫山遍野的黄巾兵,皆不敢战。
  儁见亲卫也皆不敢,深叹数声,单骑冲出阵来,杀数十人,被众人绊马而擒,押至辅董前。
  辅董与其耳边说了数语,儁惊恐不定,冷静片刻后,大笑,说数句莫名其妙之语:
  汝名非汝名,汝计非汝计。汝名亦关汝名,汝计亦关汝计。但汝变何人不变?可惜吾汉山河,终究是吾汉山河。
  辅董默然不语,命将其推出。
  沛县曹孟德,身长七尺,细眼长髯,聪明绝顶,少时便看出汉室会产生一场巨变,瞒着曹嵩暗养上千人为私兵。
  自黄巾起义爆发后,任为骑都尉,掌五千兵马,又有阳平卫国人,姓乐,名进,字文谦,山阳高平人,姓李,名关,字段鼎,投于操。
  操使尔二人统帅北山私兵三千,粮草马匹,应有尽有。
  操当日闻朱儁被困,遂率兵马前来相救,正遇儁与众人厮杀,操挥军杀出,贼人措手不及,大败而退。
  操追十里,贼白绕引大军至,操喊:“汝有援兵,吾何如没有。”
  话音刚落,乐进引一军从南杀出,李关引一军从北杀出,操奋然冲击。
  三路夹击,杀的黄巾军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投降者无数,得粮草器械极多,白绕于乱军中被朱儁一箭射死。
  人报眭固欲杀曹操,乐进截住之,固想言语,进不容分说,提刀来战,不四回合,进斩眭固于拿马下。
  枭其首级回见曹操,操封其为典军司马,遂朱儁回大营。
  儁派人斩了辅董与假冒儁之人,以首级施令,大赏曹军,表拟功勋,请曹操功。
  何进闻之,以操为东郡太守,并使操与儁合兵一处,遂颖川各部黄巾贼尽破,数十县尽平,百姓和乐,不在话下。
  自是曹操随朱儁平定颖川黄巾,威名大震,众人相投者如雨骈集。
  一日,有一个山阳巨鹿人,姓李,名典,字曼成,来投曹操。操留为帐前吏。
  又有沛国谯人夏侯惇,字元让,乃夏侯婴之后;自小习枪棒;年十四从师学武。
  有人辱骂其师,惇杀之,逃于外方;闻知曹操起兵,与其族弟夏侯渊两个,各引壮士千人来会。
  此二人本操之弟兄:操父曹嵩原是夏侯氏之子,过房与曹家,因此是同族。
  不数日,曹氏兄弟曹仁、曹洪各引兵千余来助。曹仁字子孝,曹洪字子廉:二人弓马熟娴,武艺精通。
  操大喜,于许县调练兵马,置办衣甲旗幡。四方送粮食者,不计其数。
  本章完
  宦官。
  其弟何苗曰:“今刘协已登大统,宦官尽皆掌权,我等若起兵,被诬为谋逆,不可不深思也。”
  进闻之有理,遂罢兵上书贺恭刘协,协于深宫中观书静默,凝视远方,缓缓而语:“对不起”。
  真是无情帝王家?
  往往只是不由己。
  本章完
  原闻如此,义愤填膺,率军截董卓回路,其子吕布猛勇异常,大破其军,杀卓从弟,卓急退回陇西。
  丁原乃分兵打城,一时间,竟以区区一万五千兵马,困二十万西凉军于城内,此皆赖吕布之功也。
  陇西,临洮,临时将军府
  卓于上座焦虑不安,李儒乃曰:“公莫忧言风语?乱世荀彧乃令曹纯、乐进引兵三千,翻山越岭,掘地三尺,也要寻得朱儁尸首,未及晌公元168年,桓帝驾崩,刘宏被外戚窦氏挑选为皇位继承人,史称灵帝,其腐败更甚于桓。
  张让、赵忠、封谞、段珪、曹节、侯览、蹇硕、程旷、夏
  帝乃封其为贵人,一月余间越封为兴妃,让闻其乃下将之女,遂不疑。
  其后凡张让闻帝况,左右皆答曰:“圣上于皇后处歇息,时有语笑欢声传出。”张让以其真庸,遂不以为然。
  帝不理朝政,自此朝廷官员升降贬低,皆由张让做主,帝乃封其为相国,行摄政之事,赞拜不名,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,威福莫比。
  一日,张让于府中饮乐,人报董承因其女为妃,恐霍乱殃及其性命,急快马来奏何进与董卓之谋。
  让闻之,紧急召见曹节、侯览、蹇硕等人商议,蹇硕曰:“可令天子予皇御虎符,尽起御林卫之兵,方可抵挡,待其退兵,执此符者可为王也。”
  众人乃聚甲千人,进宫面圣,称何进谋反,求皇御虎符,符宝郎结芋斥曰:“尔等欲反乎?御林卫乃皇室国军,精壮无比,为保我大汉社稷之依靠,今索此符,尔实非勤王也。”
  张让大怒,令武士将其乱刀砍死,帝呵止住,曰:“卿欲助吾灭贼,我深信之,然虎符之事,非比寻常,万望从长计议。”
  蹇硕厉声曰:“陛下之位,乃我等得罪天下而获,今我等为社稷浴血奋战,而陛下却按兵不动,待董卓进京,陛下欲死于何人之手为幸?”
  蹇硕言语有所指,数百亲信皆拔刀而喊,帝惊倒在地,慌张遣人送出虎符,双手奉于前。
  张让见之大喜,乃曰:“陛下如此,方不伤我等报国之心,今便助君讨伐逆贼。”帝再三称谢,让方离去。
  朱儁自奉命曹操之命,于小路捷走弘农,至华阴,转入黾池阔地。
  方安营扎寨,忽报西凉军杀到,儁乃披挂上马,召兵分三星阵而迎敌。
  牛辅统领大军至,李典出阵曰:“我家主公素未碍董卓,更有助其破黄巾之功,今尔等率大队人马远从西凉之地赶来阻我军旅,意欲何为?”
  李傕方欲开口,郭汜抢先一步应曰:“公不必打哑迷之语,你我皆知朝廷内乱,欲进京护驾,顺而把持圣上,便可挟天子以令诸侯,此绝妙之功也,谁人不欲图?”
  牛辅、李傕闻言大惊,此事虽尽皆知晓,犹不可直言,今郭阿多吐腹,岂不为董卓招骂名?急令其退下。
  朱儁闻郭汜之语,顺其言大笑曰:“公真诚实之人也,如此大逆不道之语,相那董卓今欲胁迫天子,总揽朝政,他日必篡汉自立。
  如此不忠豺狼,人人得而恽、郭胜十人朋比为奸,号为“十常侍”。
  帝尊信张让,呼为“阿父”。朝政日非,百姓苦不堪言,天下盗贼蜂起,表章雪片告急,十常侍皆藏匿不奏。
  公元171年七月,白波等起义于东郡临邑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2年三月,张燕、黑山等起义于济阴定陶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2年九月,许昌及其子许韶等起于会稽句章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3年七月,左校、郭大贤、于氐根等起义于山阳高平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4年二月,青牛角、张白骑、刘石等起义于陈留雍丘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6年四月,平汉、大计、雷公等起义于广陵盐渎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8年十一月,飞燕、白雀、杨凤、于毒、五鹿、李大目等起义于北海都昌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79年三月,白绕、眭固等起义于颖川定陵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80年六月,黄龙、左校等起义于北地泥阳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82年八月,韩暹、李乐、胡才、浮云等起义于齐郡东宁,从者数万。
  公元183年八月,波才、彭脱等起义于泰山巨平,从者数万。
  众人各自据守,做事低调,又遣人贿赂十常侍,因而无官军征讨,止许昌一人声势,自号阳明皇帝。
  因而被刺史臧旻与司马孙坚所破,其余皆安,如此,山贼海盗,揭竿而起,各霸一方,数不胜数。
  巨鹿郡,广宗
  张角、张宝、张梁、马元义等人商议事宜,角后有一人,蒙面而立。
  角曰:“今我教名满天下,我立散教三十六方,或万余人,或六七千,八州之人家家供奉我为大贤良师,天下何难得?
  至难得者,民心也,今民心已顺,若不乘势取天下,不可惜乎?”
  众人齐声:“愿遂教主披荆斩棘,开辟盛世!”
  角大喜,使张宝、张梁两兄弟制造黄旗,又遂写书遣人送粮联合十方匪首,约定同时举兵,一面遣马元义,暗赍金帛,交中涓封谞,以为内应。
  一切准备妥当,角召集弟子唐周,周阿谀乖巧,最受角欢心,受召立马前来入内行礼。
  忽蒙面之人大布向前,砍死唐周,众人惊愕,角笑而不语,挥手命抛其尸于郊外。
  南阳,博望
  凌倾闻黄巾流动,祖之预言即将来临,遂召集已在伏牛山及南阳各县蛰伏了五代的凌家军,共六千余人,皆精锐之士。
  散尽所有财产,制备铠甲,且空并子且真,字梦龙,率三百骑兵应之,倾喜,预备军分三队,倾并子羽率一军出冠军。
  且空父子率一军出安众,种庆、段秋及郸枫,字公辅,率一军出涅阳,三路齐师宛城,以取南阳之柄。
  混沌鸿蒙,洪荒上古。
  天道茫茫,生生不息。
  三皇五帝,万代轮回。
  人权终纣,君王始秦。
  乱世佳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