衍墨轩小说网

第250章 没看黄历(求票!)

小说:娱乐圈之异能影后 作者:金财元宝 更新时间:2020-08-02 00:32
  朱月月和她爸瞬间都闭了嘴,骁成忍不住叹气,就他们这样,原本没事都得整出点了事儿来。
  眼看时间一点点流逝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朱月月眼睛一闭,心一横:“快走啊,我妈请了……”
  她话还没,朱妈妈就从厨房里探出了子:“嘀嘀咕咕什么呢?快点来帮我洗菜,等会儿要来客人。”
  骁成恍然,忍不住扶额叹息,他故意没有提前打招呼,突然就回来了,这事儿也能叫他撞上,这运气真的是没谁了!
  他朝朱月月使了个眼色叫她打掩护,带上唐晚立刻就走了,直到车子开出了区,才象征地给他舅妈打了个电话。
  “舅妈,我警队里有急事,改再回来看你和舅舅,你们保重体啊!”
  完不等朱妈妈有反应,立刻就挂羚话。
  唐晚好笑:“不准备解释解释?”
  骁成立刻严肃认真,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舅妈请了我时候的班主任来家里做客,你知道么,超级凶的!我每次一看见她来就要跑!”
  啧啧!
  了不得,这男人撒起谎来真是草稿都不用打,面不改色心不跳!
  当她不知道呢,朱月月她妈给他介绍了相亲对象嘛,今正好请来了家里吃饭。
  好巧不巧,就被他们给赶上了。
  不过他既然不,那她就乐得当不知道咯。
  夜色尽黑,到现在还没吃上晚饭,难免饥肠辘辘,唐晚捂着肚皮委屈:“难道还要赶回家去吃晚饭吗?”
  那最起码还需要两个时。
  呐!
  她第一次怨念自己红的不是时候,现在想随处找个吃饭的地方都不行!
  啊,她的路边摊!
  啊,她的烤串!
  骁成一笑:“要不了这么久,一会儿就能吃上。”
  话才完,车子已然停下,骁成熄了火,解开她的安全带:“走吧,带你去尝尝我师父的手艺。”
  这里是镇的边边上,人流不多,但也到处张灯结彩,成片的高楼大厦中间,屹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农家院。
  骁成带着她推门而入,里面环境典雅舒适,灯光昏黄,人影憧憧,显见的生意很不错。
  唐晚意外极了,这样的环境,就叫人一下子就上了!
  两人没有进入正厅,骁成带着她熟门熟路地往旁边的一个厢房走去,又径自去了里面的一个包厢。
  很快有一个瘦瘦的中年男人,穿着白色的厨师服,笑眯眯的走了过来:“阿成来了啊?”
  骁成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:“向叔,生意很好?”
  向叔笑眯眯地,点头:“还校”目光却落在了唐晚的上,微微一挑眉。
  骁成正要介绍,就被他笑呵呵地打断:“我认识,家里那臭子念叨着呢,唐晚?对吧?”
  骁成点头:“对。”
  向叔仔细打量一下,随即点头,朝着骁成露出赞赏一笑:“可不能叫家里那臭子知道你们今来了,不然一准儿得翻!”
  他笑眯眯地往外走:“还是老规矩吗?”
  骁成点头:“挑您最拿手的菜上!”
  “嘿!”向叔眼一瞪,“你这个臭子!”见唐晚看过来,又笑呵呵地走了。
  唐晚诧异:“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”
  骁成给她倒了这边特色的大麦茶:“向叔已经很少下厨了,他的拿手菜,除了我,至今还没有别人学会。”
  啧!
  这是戳中别人痛脚了!还要往人伤口上撒盐啊!
  唐晚了然:“他是不是希望你能继承他的衣钵?”
  “那倒没有,我这手艺也不是正经跟他学的,只是以前有的时候没地方吃饭,老上他这里蹭饭,在旁边瞧着瞧着也就学会了。”
  所以这才更加气人,向叔正儿八经教的徒弟,没有一个学会,倒是他这个偷师的出了师。
  骁成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提过,后来我考上了警校,这事就这么算了。”
  向叔果然亲自端来了两盘菜,正是骁成做的酸汤牛和红烧,只是简简单单的菜系,偏偏味道就是让人罢不能。
  向叔嘚瑟了一回:“尝尝看吧,是不是味道又精进了,肯定比你这子疏于厨艺的好吃!”
  着招呼唐晚,“丫头啊,咱难得来一回,一定得多吃一点啊!”
  唐晚原以为向叔口里的臭子是个正值叛逆期的男孩子,可包厢门被人从外推开,走进来一个确确实实的大姑娘,直奔唐晚而来。
  “我的啊!真的是活的!”
  唐晚忍不住嘴角抽搐,不然她该是死的吗?
  向叔不悦皱眉,打了她不规矩的手一下:“不是在家里做作业?跑来这里干什么?”
  向米“哦”了一声:“阳叔带我来吃饭啊,我在外面看见成哥的车了嘛,果然!”
  她贼兮兮地朝着骁成一眨眼:“嘿嘿,想逃过我的火眼精金?没门儿!”
  唐晚只觉得这丫头好可,骁成却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,目光落在包厢门口,向叔也觉尴尬,拉着向米就往外走:“别闹,让客人吃饭!”
  向米好不乐意:“干嘛呀,成哥又不是外人,再了,唐晚还是我老公呢!”
  唐晚面色一黑,又来,她下意识去看骁成的反应,却见他黑着一张脸,目光死死地看着门口。
  顺着他的视线看出去,不由扶额暗叹,今绝对出门没看黄历!
  居然是阳祁?!
  她撑着额头,脑子里忽然转过一个念头,这丫头叫阳祁叔,叫骁成哥?所以,骁成比他还要低那么一个辈分啊?
  哇~这里头的关系好似有些复杂啊?
  阳祁也吃惊,随即一笑,也不管别人是不是愿意,迈步就走了进来:“真是巧啊,既然咱们有缘分,不介意我一道吧?”
  介意!十分以及万分介意!
  向米到底被他老子给揪走了,三个人坐在包厢里,呈两方对峙状态,气氛一时颇有些尴尬。
  骁成垂了眼眸,捏起筷子,夹了一些肥牛到唐晚的盘子里,语气宠溺:“不是饿了吗?还在等什么?快吃吧。”
  阳祁垂了眼皮,目光倏忽转冷,嘴角勾起一抹了冷笑,兀自盛了一碗米饭优雅地开吃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