衍墨轩小说网

第二十九章·好人叶沁竹

小说:必相逢 作者:折子夜 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6:20
  当叶沁竹看见男人时,男人只差一伸手就能触碰到梅姐姐。
  她张嘴欲喊,声音却被自己半途截住。
  她记起在修炼室见到叶沁梅时,叶沁梅爆发出的六星巅峰的灵力。
  按照常理,叶沁梅肯定已经发现了这个男人,她没有动作,自己也没必要去吃力讨好。
  当男人碰到大姐姐衣裳的一瞬间,叶沁梅的那双清眸忽地睁开,叶沁梅保持着斜倚的姿势,手指微抬。
  灵力从指间涌出,把男人拴在原地,捆得严严实实。被绑的男人睁大眼睛,不敢相信一向柔柔弱弱的叶大小姐竟然是名灵师。
  而且还是高阶灵师。
  “好你个女人,竟是假装柔弱来骗婚!”他破口大骂,“我原想你是个识大体的,我自会宠你。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贱人!你就算与我成婚,我也一定会要你好看。”
  叶沁梅水袖轻甩,仿佛在看一场前所未有的好戏,灵力化作的绳子在此时挥出,带着吴国公孙绕了个长圈回到原地。
  被绑的男人晕眩作呕,叶沁梅看着那副模样紧皱双眉,伸出一根手指戳向男人。
  “大姐姐!”见识到叶沁兰的莽撞,叶沁竹心有余悸,连忙喊。
  叶沁梅睡颜惺忪地抬头,冲着叶沁竹一笑,缓缓松开了手。
  “三妹妹来啦?正好,这儿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,麻烦你了。”
  被绑的人正是恼羞成怒的公孙,叶沁竹歪着脑袋左瞅瞅右瞧瞧,把公孙的狼狈样瞧了个遍,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男人问话。
  “小朋友,这么急吼吼的来,你家人想必不知道吧?”
  公孙紧闭嘴唇,做出宁死不屈的模样。叶沁竹正待继续,叶沁梅微微一笑,朝着大丫头不念挥了挥手。
  “不念,去请二小姐来。”
  看着自家大姐姐了然的笑容,叶沁竹忍不住莞尔。
  叶家人都知道,对付特定的人,还需动用针对性手段比较好。
  不念应声而去,不一会,叶沁兰得知消息气势汹汹赶来。
  公孙只看见一名娇艳欲滴的女子满脸嗔怒,正心驰神往,却感觉胸口一痛,身体便像只皮球摔进了湖里。
  不知是不是巧合,这美人儿踢的地方,正好是之前那个混账小厮踢的位置。
  叶沁梅勾起手,将公孙再次绑住浮在水面,让他不死不活地悬着。
  吴国公孙刚想再次开骂,就有被浸入水中,成了乌龟公孙。
  对付这种男人,果然还是要靠能动手就尽量别动口的二姐姐。叶沁竹把面部肌肉绷紧,让自己不要笑出声。低头看着湿漉漉的公孙,没事人般继续问话。
  “公子出门,到底是谁允许的?”
  “我自己翻墙出来。”公孙彻底怂了。被三个美人凝视本是人间一大美事,可现在他不仅感觉不到愉悦,甚至感到了难言的恐慌。
  看来吴国公还没老年痴呆,知道有些事绝对做不得。
  可惜这孙子实在不给长辈补牢的机会,专注于给家庭补刀,叶沁竹制止了想要再补上一脚的叶沁兰,温和地笑着。
  “公子来找长姐,意欲何为?”
  “我想让她以为自己是我的人,然后……”
  “公子想让自己有面子,是吗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少女嘴角形成弧度,双眸亮晶晶的,这本是一幅极美的图画,可公孙感觉不到半分美意。
 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叶府门前聚了不少人。一名貌美丫鬟站在门口,指着跪在地上,满身是水的男人大骂。
  “好一个吴国公的公孙,竟犯下此三等大错。
  其错一,欺世盗名。明明是风流客,却装作痴情郎,取信于赵夫人,诱使叶大小姐与之成婚。
  其错二,沾花惹草。院里养着一丫鬟,身下用着一婢女,却依然寄情叶大小姐,甚至翻墙,企图逼迫大小姐。
  其错三,目无尊长。家里出了这等龌龊事,此人不仅不闭门思过,甚至再度出墙,抹黑宗师。吴国公若是知道,不知如何做想。”
  叶沁竹躲在门后,一边吩咐小厮去通知吴国公,一边听着盼春言之凿凿的叫骂。叶笙站在她身边,一脸厌恶地看着门外的男人,转头却笑着调侃叶沁竹。
  “还真是没想到,我三妹妹竟如此心善。”
  本来街头巷尾都传遍了公孙不举,经过这样一闹,这一传言不攻自破,公孙又在口头上成为了靠谱的好男人了!
  叶沁竹耸耸肩,满脸自豪。
  “我这个人一向圣母,纵使世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,我也会尽可能保全他。”
  就算他真半辈子都做不成男人又如何?他在别人眼里还是个正常男子,叶沁竹自觉自己是多么的高尚。
  不仅如此,叶沁竹的药水只会在十年内有效。如果小巷的人所言属实,那公孙会在十年后重新恢复。叶沁竹自认问心无愧,不仅帮助公孙的两个女人在百姓面前现身,还未损害公孙一丝一毫。
  剩下的事,叶沁竹都是陆陆续续从清棠那儿听说的。
  和公孙一起被发现的丫鬟成了妾氏,偏院的丫鬟生了个男孩——在国公府的人眼里,这可是公孙唯一的孩子了,于是被抬至正妻之位。
  吴国公本人也不好受,被叶壑当庭参了一本教孙无方。叶老爷子何许人也?舌战群儒者是也,今日冲冠一怒为闺女有何所惧?
  又有非太子党的大臣趁火打劫,欲将火引到太子身上。长陵王的手下挺身而出维护太子,两人大战十回合。
  皇帝大怒,狠狠痛斥双方,剥掉吴国公公爵之位,离京外放。
  吴国公离京之时,成百上千的百姓聚集,曾被欺凌却不敢声张的人拍手称和。吴国公孙和他的一妻一妾被一路骂出京城,好不快活。
  虽然有人企图诬陷太子,但这件事的结局太子并未受罚。
  清棠虽然消息灵通,但并不是讲故事的好手,叶沁竹听得不舒服,干脆跑去茶馆找说书人听。
  那茶馆的说书人认得她,乐呵呵地问另两人怎么没来。
  叶沁竹说他们本是偶遇,如今就她一人。
  “我看那,是知道了叶家三小姐确确实实是个傻子,不敢来咯!”说书人摸着自己的一字胡,朗声说道。
  叶沁竹敷衍地点头,找了处好位子坐下,听着说书人讲前吴国公的那些传奇。
  果然清棠讲故事的水平差了点。你瞧这换一个人,体会出来的意思就完全不同。叶沁竹津津有味吃着茶点,听着自己干的事从别人嘴里说出来。
  出了茶室,叶沁竹仍然意犹未尽。直到姑娘的哭喊声从添香楼外的街道上传来,吃饱喝足的少女才止住脚步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