衍墨轩小说网

426、新婚之夜,无头死尸

小说:老胡同 作者:隐为者 更新时间:2020-08-25 17:39
  等到众人都出去之后,王磨盘的儿子,如今王家崭露头角的接班人王海生走进来。
  他扫视过现场后,低声说道:“父亲,您说这事会不会和赫连夫人有关系?”
  “你是说是赫连那个贱人不甘心,又带着人杀过来的?”
  王磨盘其实早就想过这个,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,因为他不愿意相信这事是真的。
  那个娇滴滴的俏娘们真能做到吗?
  她难道已经来到山城了吗?
  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!”王海生沉声说道。
  “查!”
  王磨盘大手一挥:“海生,你亲自去调查这事,一定要给我将赫连夫人的人找到,就算是她没有过来,她的人也肯定在城里,一个都不能放走,全都给我抓来!”
  “不管是谁,我都要你付出代价!”王磨盘看着满地死尸和空荡荡的库房,挥舞着拳头怒喝。
  ……
  翌日,清晨。
  今天是楚牧峰在山城的最后一天,明天就要动身返回金陵城。
  至于紫无双肯定是要跟着他走的,不过却是没有住在庄家大院,男女有别嘛。
  餐厅中。
  “小峰,你准备明天回去吧?”庄知书喝完粥后放下碗筷问道。
  “是,外公!”
  楚牧峰微微一笑说道:“我只请了七天假,算上来回路上的时间,明天就得回去了,不过我回去坐飞机,所以也方便。”
  “嗯,火车的确太慢。”庄知书点头道。
  “二姨,你公司有任何事都能去找沈家沈清风,他是我在北平认识的,我已经给沈家的沈浪说过这事,到时候他会全权代表沈家和您合作。”
  楚牧峰掰下来一小块馒头塞进嘴里说道。
  “沈家?好,小峰,谢谢你了!”庄秋叶感激地点点头。
  三盛集团是什么来历,庄秋叶这两天也简单了解了下,知道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。
  自己的秋叶转换阵地刚开始起步,的确需要人家的帮衬。
  “大舅,您的工作调动也不会有问题,以后好好干吧。”楚牧峰跟着扭头说道。
  “嗯,我会的。”庄永乐也是满脸喜色。
  “小舅。”
  眼瞅着楚牧峰看向自己,庄永业连忙摆摆手:“行了行了,小峰,我可没有时间去外面折腾,我得留在家里继承父亲的学问。”
  “我已经考虑清楚了,跟随着父亲读书做学问。”
  “真的?”楚牧峰挑了挑眉头。
  “当然!”庄永业肃声道。
  “这可是好事,那外公的学术就后继有人了。”楚牧峰竖起大拇指道。
  这事庄知书也很满意,毕竟这事是庄永业自己提出来的,而且这小子也有这方面的天赋,要是说加以培养的话,肯定会学有所成。
 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聊天。
  吃完饭后楚牧峰就起身走出去,他今天要在山城逛逛,随便买点东西。
  毕竟来到山城,你要是说什么礼物都不带回去的话也不像样。
  就是这么闲逛的时候,楚牧峰听说了王家的事。
  昨晚王家仓库的事儿没有遮掩住,已经传得沸沸扬扬,如今山城警备厅刑侦处的警员已经将那边彻底封锁住进行调查。
  “你说这事最后会怎么样?”楚牧峰微微侧头道。
  很显然对这一切都不算陌生的紫无双,紧紧跟随楚牧峰身后,平淡说道:“还能怎么样,就这事王家是休想讨得到好,他们想要公道,没有,想要找到凶手,找不到。”
  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们其实是最怕这事被警员接管的,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是王磨盘所希望的。”
  “你说得对。”
  知道王家底细的楚牧峰深以为然的一笑:“不过这事和咱们没有关系了,走吧,去看看你有什么想要的,我买。”
  “为什么要买东西给我?”紫无双扬起眉头道。
  “呃,谢谢你昨天出手帮我,这个理由行不行!”楚牧峰撇撇嘴。
  “什么东西都行?”
  “当然。”
  “那好,你说的!”紫无双展颜一笑。
  结束了一天的买买买,当晚,楚牧峰又和沈浪见了一面,和师兄以及秦建祖打了声招呼,便在第二天,带着紫武双,乘坐飞机离开了这座繁华山城。
  ……
  金陵城,大唐园叶家。
  楚牧峰回到这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老师,他得弄清楚一些事,没有道理说,稀里糊涂的就让紫无双这么一个女孩子家家跟着吧。
  “叶爷爷好!”
  见到叶鲲鹏后,紫无双毫无拘束,很自然地弯腰鞠躬说道。
  “双儿来了,好好好!”叶鲲鹏连忙招呼着紫无双站起身后笑着说道。
  “距离上次见面差不多有三年了吧,你都成大姑娘了,个子也高了!”
  “是啊,叶爷爷,有三年了。”紫无双笑道。
  “嗯,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今后就跟着牧峰这小子吧,要是他敢让你受委屈,你就告诉我!”
  “嗯,谢谢叶爷爷!”紫无双很乖巧地应道,那样子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,人畜无害。
  “行了,去那边找你奶奶聊聊吧,她也很想你呢。”
  “好的!”
  知道叶鲲鹏要和楚牧峰说悄悄话,紫无双便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  当这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,楚牧峰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老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怎么?瞧你这猴急的模样,难道说让双儿这丫头跟着你,你还吃亏了不成?”叶鲲鹏一瞪眼喝道。
  “那倒不是,但是我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,不然心里面没底啊。”楚牧峰讪讪说道。
  “这事吧说来话长,我就和你长话短说吧。我和紫老头是多年的至交好友,我们两人的关系是非常亲切,能换命的那种。”
  “他那心里有件事,一直都想要去做。但却因为要照顾双儿,所以说迟迟不能安心离开山城。”
  “这不你过去了,他也了解过你的情况,知道你是一个心中装着国家和民族的热血儿郎,所以说就想要将双儿托付给你照顾。”
  “等到他从海外办完那事回来后,再来接双儿回去。”
  “行了,事情就是这样,简单吧?你说说你,非要刨根究底的去问,有什么好问的!”
  “你那,要做的事就是照顾好双儿。至于对她的安排,你愿意塞到警备厅,或者说力行社都行,只要能保证她衣食住行就成了。”
  “怎么,是不是现在翅膀硬了,老师让你办点事,你都不乐意了吗?”
  “怎么会,老师之命,弟子自然照办!”
  叶鲲鹏的这番解释看似清楚明白,但楚牧峰总感觉里面是有点不对劲的地方。
  真要只是管紫无双吃喝住的话,需要找自己吗?
  但老师话都说道这个份上,楚牧峰也不会还非要反驳几句。
  “不过老师,安排到警备厅或者力行社都不行,我觉得像是她这样的,不适合被条条框框约束。”
  “既然您和紫老把她交给我,我肯定会好好安排的。”
  “但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,我可不会把她当成公主伺候着,要是有事的话,她得去做啊。”
  知道对方身手过人,楚牧峰也开出自己的条件来。
  “放心吧,双儿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,你都未必是她的对手。”
  叶鲲鹏说到这个非常自信。
  “不信你和她比划比划?”
  “老师,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!”楚牧峰嘟囔道。
  “呵呵,谁让她的爷爷是紫老头那,我给你说紫老头练的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国学武术,不是你想的那种三脚猫的把戏。”
  “他是一个博学众家之长的人,而他对双儿又是倾心传授,所以说这个啊,你得悠着点,别得罪双儿这丫头。”
  “你难道没听过这句老话,行走江湖,最怕四种人:老幼妇残吗?”
  叶鲲鹏笑了笑,意有所指地说道。
  “老师,我怎么感觉给自己找了一个紧箍圈呢?”楚牧峰皱起眉头故作惨状。
  “少得了便宜又卖乖!”
  叶鲲鹏瞥视过去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双儿是个非常知书达理,又温柔贤惠的姑娘,你今后要好好对她,知道吗?”
  好好对她?
  老师,我怎么听这话很不对劲,搞得好像是要嫁闺女似的?
  得,这事就这样吧。
  反正家里房间多的事,也不差多她一个。
  ……
  中央警官学校,宿舍区。
  紧攥着电话的宁傲春满脸怒意,她做梦都没想到,会听到范喜亮说出那样的话,直到现在那番话还在她的耳边回荡。
  “我和你不合适,散了吧!”
  分手!
  范喜亮你竟然敢和我说分手!
  只能我和你说分手,你绝对不能和我说!
 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是很盲目的,这说的就是宁傲春。
  她这辈子没有对谁动过芳心,就是相中范喜亮。
  可谁想到这个榆木疙瘩般的家伙,居然还这样绝情。
  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吗?
  其实是没有的,这事就是宁傲春单方面的这样想,范喜亮那边一直都没吐嘴。
  “不行,我要立刻去北平城,找到他问清楚!”
  说走就走,宁傲春这股劲上来,谁也别想拦住,她利索的就开始收拾东西,很快就请好假,然后便头也不回地乘坐火车杀向北平城。
  范喜亮,你给老娘等着,看老娘见面后怎么收拾你。
  ……
  皇胄大街,楚家。
  过来后的紫无双暗暗有点惊讶。
  原本在她心中,楚牧峰就算在金陵城有地方住,顶多是个小院子而已。
  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么一栋大院落,比自己在山城住的紫竹林都大,可谓是深宅大院。
  “以后我就住那个屋!”
  紫无双转过了院子后,很快就选择好房间,正对着楚牧峰的一间房。
  这里紧挨着水池,而且还有个小花园,环境十分优雅。
  “行,随你!”
  将东西放到屋里,楚牧峰无所谓的挥挥手,“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新的,没有用过,所以说也不用再去置办。”
  “当然你要是觉得有什么想要增加的就去买,给你钱。”
  说着,楚牧峰就打开包,掏出一沓法币。
  “我有钱,不用你的。”紫无双摇摇头道。
  “你有那是你的,这是我给你的钱,拿着去花。”
  楚牧峰不讲道理般的将钱塞过去,很大方地说道:“我要去书房处理点事,你先收拾收拾吧。”
  “嗯!”
  书房中。
  楚牧峰扭头看了眼对面的屋子,喃喃自语道:“到底该怎么安排你呢?”
  ……
  金陵城城外,有座道观叫做无量观。
  道观里面有位在附近很出名的道士,叫做青松道长。
  以前的无量观颇为出名,可后来随着时代发展,到现在已经是没落不堪。
  在这里住着的只有青松和一个弟子。
  青松也得想办法活着啊,于是他就开始做起来表演戏法的行当来。
  说到这个变戏法,对别人或许很难,但在青松这里却是很简单。
  他不但天赋异禀,而且还对戏法加以改进,将很多方外的道具用到其上,倒是被他混出了点名头。
  这天他受邀去金陵城孟家绸缎庄表演。
  “青松道长,今天是我老孟家大喜之日,你可要给我拿出来你的绝活表演啊。只要你让大伙高兴,我再给你五块大洋!”孟老板大声说道。
  “孟老板,您放心,包您满意!”青松道长拱手应道。
  “那就好,开始吧!”
  随后青松道长就拿出来自己的绝活表演,一个个把戏赢得了满堂喝彩。
  因为他表演得很好,所以说孟老板就给留下来,让他晚上继续。
  “咦,这不是青松道长吗?”临近晚上喜宴的时候,有个人忽然走过来,略带几分惊诧道。
  “你是?”
  青松道长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对方:“请恕老朽眼拙,不知道公子是谁?”
  “道长,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?我之前和家父曾经去过你的无量观,就在半月前,你还有印象吗?”穿着西装的年轻人笑吟吟的说道。
  “哦,我想起来了,您是罗公子!”青松道长一下就想起来,就说这人看着有点眼熟,原来是半月前自己道观接待的那家游客中的儿子。
  只是他怎么会来这里?
  “青松道长真的是好眼力,一下就能记起来我。道长,咱们去那边聊两句?”罗公子罗兵强笑吟吟的指着角落处说道。
  “可以可以!”
  角落处。
  这里只有两人,虽然旁边时不时的会有人走过,但却没谁会吃饱撑地要偷听两人的谈话。
  青松道长客客气气道:“罗公子,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。”
  罗兵强手指把玩着一条红绳,低声说道:“其实我对道长的本事早就仰望已久,尤其是道长您的活人换头简直就是一绝,不知道道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  “只要道长愿意帮忙的话,这些就都是道长的了。”
  说着,罗兵强就拿出来一个信封。
  青松道长接过来扫视了一眼,发现里面装着一叠法币,初步估计少说也得好几百,他眼皮微颤,心思大动。
  “不知道罗公子说的是什么事?”
  “其实我很好奇您的换头术,所以说想要近距离见识下,不知道您能不能把我和孟老板的儿子,也就是今天的新郎官换换头呢?”
  罗兵强眨了眨眼问道。
  和新郎官换头?
  青松道长瞬间就猜透了罗兵强的想法,这个家伙真的是色胆包天,竟然想要借着自己的“换头术”,将新郎官替换掉,这样的话他就能够代替新郎官入洞房占个大便宜。
  罗兵强,你真够龌龊的。
  人家邀请你来参加婚宴,那是觉得你是很重要的宾客,瞧着白天你和新郎官说说笑笑的模样,你们应该是所谓的朋友。
  可你就是这样当朋友的吗?你竟然在觊觎人家的新娘子!
  你说说你,怎么就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!
  青松道长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这个无理要求。
  “罗公子,其实您想多了,您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能换头的法术吗?那都是戏法,纯粹的戏法而已,用来玩玩起起哄还行,可要是说真的换头的话,我可办不到。”
  “我真的要是能那样,还用靠着挣这种钱谋生吗?”青松道长坦然说道。
  “要是这么说的话……”
  罗兵强眼珠微转,笑嘻嘻地说道:“青松道长,要是说没有办法换头的话,你有能引起幻觉的药粉吧?给我点那个也行。”
  “这个也没有!”青松道长摇摇头。
  “青松道长!”
  “罗公子,不好意思,这笔钱我不能收。”
  青松道长虽然说爱钱,但却是取之有道。
  不信去打听打听,谁不知道青松道长是一个信义之辈。
  他要是擅长搞那些歪门邪道的话,堂堂无量观还会沦落成现在这样吗?早就飞黄腾达。
  将信封递过去之后青松道长就离开了婚宴。
  “哼,你以为没有你的帮忙我就搞不定这事吗?呸,不识抬举的东西!”看着青松道长的背影,罗兵强不屑地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喊道。
  两人谁也没有把这个见面当回事。
  当晚青松道长就留宿金陵城客栈。
  但第二天早上,一条消息却让青松道长当场愣住,然后满脸惊愕。
  “孟家绸缎庄昨晚发生了大案子,新郎官被人杀死,新娘至今昏迷不醒,最离谱的是新郎官的脑袋竟然被人割走了!”
  轰!
  恍如惊雷般的消息让青松道长有点发蒙。
  孟老板的儿子被人杀死了?
  脑袋都被割走?
  震惊之余,青松道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罗兵强。
  这事会不会和他有关系?是不是他在背后捣的鬼?他是凶手吗?
  “喏,那个道士就在那边!”
  就在青松道长这边正猜测的时候,忽然间耳边传来一道声音,紧接着就看到几个警员走过来。
  为首的一个站在饭桌前面,肃声问道:“你就是昨晚在孟家绸缎庄表演的青松道长?”
  “是我!”青松道长点头道。
  “那好,跟我们走一趟吧,有些事需要问你。”
  不容分辩,青松道长便被带到了警备厅刑侦处,负责审讯的是华容。
  基本的问话过后,华容就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们现在怀疑,昨晚被杀的新郎官就是被你用活人换头术换走的,你可能就是杀死他的凶手。”
  “现在说说吧,你是怎么作案的?”
  “啊!”
 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当做杀人凶手审问的青松道长,下意识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:“你们说我是凶手?”
  “对啊,最起码是有嫌疑的凶杀犯。”华容淡淡道。
  “官爷,我可是个本分人,这个罪名我可受不起啊!”
  “哼,在现场我们找到了你变戏法时候的道具,再有就是你变戏法时最精彩的就是换头术,这点可是很多百姓都知道。现在新郎官的脑袋都没有了,你说你能没有嫌疑?”
  “当然这些都是辅助的,最重要的一点,是你在现场的留言!”华容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  “啊,留言?我还留言了?”青松道长满脸愕然。
  “欲换此头,无量观见!”华容一字一句说道。
  青松道长是满脸错愕,竟然有这么多证据吗?
  “官爷,我只是去表演的,跟那新郎官无冤无仇,犯得着吗?就算有冤有仇,我也犯不着去杀人啊!”
  “昨晚离开孟府后,我就就回客栈了,这件事客栈的人都能作证。再有就是,我也不会白痴的在杀人后还留下那样的字吧?那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  “对了,官爷,我知道一个人,凶手可能是他!”青松道长一口气说道。
  “谁?”华容冷声问道。
  “罗兵强!”
  青松道长说到这里时,紧接着补充道:“罗兵强就是金陵城很有名气的报社主编罗列风的独生子!”
  “罗列风,你听说过吗?”
  “罗列风?”
  华容挑起眉角,扬手道:“为什么会是他?”
  “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……”
  青松道长就将昨晚罗兵强求他的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,然后言之凿凿地说道:“官爷,肯定是罗兵强心怀鬼胎,色心大起才会做出这种凶案。”
  “你们现在就该去抓他,还有我之前在道观的时候,听他说过一句这样的话,这也能说明他就是一个无耻之徒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华容微眯双眼问道。
  “他说,自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玩过,就连岛国女人都享受过!”
  “你说说,他连岛国女人都敢玩,能是什么好人吗?”青松道长连忙说道。
  “他会和你聊这事?”华容撇嘴道。
  “不是和我聊的,是在我的道观和别人聊的时候说的,那是半月前,他们一家还有另外几个人去山里游玩的时候去了我的道观。”
  “我是不认识罗兵强的,但我认识他的父亲罗列风,因为之前我曾经见过对方,聊过几句。”
  青松道长都没有等到华容询问,就一股脑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。
  这些必须都得说出来,否则遇到那种糊涂办案的,将屎盆子直接扣自己头上,那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啊!
  ——————
  推荐官场老鸟的一本书,,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士兵突击!
  :。: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