衍墨轩小说网

第九百八十三章

小说:网游之血舞乾坤 作者:心累啊 更新时间:2020-02-15 18:59
  卧槽!说完这就走了,王爽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,忽然王爽觉得有点恐怖。为什么?星愿是个头盔游戏,大家都是知道的吧,如果戴上头盔,行动就会全部变成游戏里人物的行动,而现实中自己的身体是不会行动的,这也是常识,就算特殊账号也应该如此。
  但是刚刚那个看起来贼像内部人员,或者说就是内部人员的家伙,老头。他刚刚从始至终和王爽说话的时候,从来没打开聊天窗口,或者退出游戏和别人商量什么,而是一边跟王爽聊天一边分析,然后要回收王爽的天赋,以及到后来决定取消回收天赋也是自己下巴一点就答应了。这个权限,这种横扫天下的气势,哥就问有几个人能做到?就算是内部人员,也不可能根据自己的判断擅自给王爽下决定和定论吧?
  而且这家伙的年纪也老得可怕,不知道是游戏人物如此,还是连真人也这样。沈青竹,这名字听起来也是真人的名字。为啥?卧槽,哥就是真名进来的,哥对别人的真名自然也十分敏感了。难道说刚刚那种熟悉感也是由此而来的?“喂,爷爷。”趁着他没走多远,王爽喊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老者停下脚步,最后回头看了王爽一眼,王爽看到对方的嘴唇动了动,但是因为距离太远他听不到,随后老者朝王爽挥了挥手,径直走入白雾中消失不见。更有种隐居于世外高人那种云气飘渺的朦胧仙气。
  王爽摇了摇头,决定不去想那么多没用的东西了,现在老头走了,应该很快就能给他松绑了。正这么想着,他忽然感觉整个人压力一松,就像是突然有种被劫匪给松绑的感觉,王爽立刻打开游戏菜单,选择退出游戏。游戏画面慢慢暗了下去,王爽怀着激动紧张的心情慢慢等待……来了,现实中自己的身体慢慢回来了,真实的触感,真实的感觉,饥饿,口渴,困倦,想上厕所……卧槽,王爽摘下游戏头盔,头上冷汗瞬间如瀑布般狂泻直下。先去浴室上了个厕所并冲了个澡,将自己整个人焕然一新。然后口渴的感觉也变得强烈了,因为家里没有水,王爽抓过银行卡和钱包,快速下了楼。
  “小哥,一瓶小茗同学。”来到杂货店,王爽豪气万丈地点了一瓶很贵的饮料,平时王爽已经无数次看着这瓶饮料陈列在冰柜的第一排,但无奈自己的财力买一瓶来喝实在太奢侈了。不过今天,哥终于能扬眉吐气了啊,哇哈哈哈!杂货店小哥很快从冰箱里抓出一瓶名为小茗同学的饮料,同时扣在收银台上一扫:”六块。王爽你最近发财了?““没有没有。”王爽笑道春风得意,满面桃花,一摸口袋,只摸出了两个硬币。王爽一愣,抓出银行卡跟杂货店的小哥晃了晃:“哥,你这里收银行卡不?”
  “滚,不收!”杂货店小哥和王爽很熟悉了,向他投来鄙视的眼神:“说不定你卡里一分钱都没有,回头银行还得告诉我你今年十块年费没交,还要害得我帮你多交十块钱呢。”“哈哈,不会啦,哥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啦。”王爽忍不住哈哈大笑,惹得后面几个刚进杂货店的顾客朝他频频行注目礼。杂货店的小哥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妥,把王爽往旁边推了推:“去去,既然有了钱就把钱换回来,你这瓶饮料我先扣在这里,你待会回来直接付账好了。”
  “诶好,谢谢哥。”王爽头也不回冲出杂货店,直奔附近最近的银行。取了钱回来,感觉一下子变厚的钱包,王爽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,连说话走路都有了自信。难道这就是富豪范儿?哥现在虽说算不上富豪,但哥也只刷了一天就这么有钱了,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?总之录像的事件影响已经消除了,星愿公司应该不会再说要回收时来运转天赋的事情了,哥还是安心打装备就好。至于他说的新规则?切,你以为你是星愿公司老总?就算你是,你手下的员工这几天也要忙着服务器的事情,谁有工夫给你特意制定一个规则出来?
  回到杂货店付了账,王爽喜滋滋地拿着饮料出了店。这回喝的问题算是解决了,接下来去吃吃吃!王爽转悠了半天,还是回到楼下的小吃店。虽然那些大饭店也不错,王爽早就想进去试试了,不过就他现在这脚踩拖鞋衣服邋遢胡子没刮的状态,估计其他饭店都会把他当成乞讨的乞丐给赶出去吧?王爽进了小吃店,虽然同样是吃,不过王爽这回吃也要吃得有排场。平时点拌面和扁食汤,这回哥也要试试那些菜单下面的东西,比如卤鸡腿好像就不错,绿豆汤看起来也很好喝……草,都来一样,反正哥现在有钱。
  收到王爽的菜单后,老板娘显得有些惊讶。因为王爽不会做饭的缘故,他很少自己下厨吃点什么,一有钱或者时间就跑到外面来吃,而这家小吃店又是离王爽家最近也是手艺不错的一家,自然王爽光顾这里的次数会比较多些。看到王爽今天点了这么多,老板娘自然也是高兴,把菜炒好汤煮好,给王爽端上来之后便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。因为是下午,店内没有其他客人,所以老板娘也显得比较随便地和王爽聊了起来:“王爽啊,最近中彩票咧?怎么动不动就点了这么多,和你平时节俭的作风完全不同噻。”
  王爽听到地方话,也很自然地用地方话回敬了:“没咧,啥子彩票,哥像是那种投机取巧的人咩?”老板娘呵呵一笑:“难道不是咧?”王爽一想,自己以前好像的确做过买彩票发财的梦,当他穷困潦倒之后,就没再买了,买彩票到现在他就没赚过多少钱,反而亏了好几千。只是想想就知道王爽买了多久,投机取巧的心理有多严重了。王爽也呵呵一笑:“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啦,现在哥有钱,以后把你们这店铺买下来,让老板和老板娘全都休息享福去。”老板娘也没当真,哈哈大笑几声,开始调侃王爽最近也会说些表面上的好听话了。
  ……吃饱了,桌上还剩几道菜,但王爽也不是那种凡是吃了就要全部吃完的人。结完账,抹抹嘴巴出了餐馆,看了一眼时间,下午四点!在关闭时钟时,王爽忽然发现自己短信那边有两条新短信。
  点开一看,第一条是落雪千里发来的慰问信息,以及对第二个短信的说明。王爽接着点开了第二个短信,大概意思说的是他的机票已经订好了,请在明天X点之前到达XX机场,坐上XX航班前往目的地,到达时间和途中时间XXX……这样的一条短信。总结来讲,其实就是说王爽的机票订好了,就等明天让他去坐了。
  第二天早晨,王爽没等闹钟响就醒了,抓了抓松乱的头发,靠在枕头上。窗户上落满灰尘的窗帘被微风吹动摇摇晃晃,细碎的阳光从窗帘花纹空隙中投入屋子。洒满地面如海洋般滚滚流动着漂亮的鳞光。
  王爽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茫然。茫然今天的面基,现在的时间是早晨六点。根据昨天的短信,他将于今天,也就是8月28日早晨7:45点赶到机场坐上飞机。期间时间不说充裕,却也从容不迫。从没坐过飞机的王爽草草刷牙下去买了个面包,再买了瓶碳酸饮料,一路啃一路走到机场。到达机场,在自动售票机前面输入身份证号,一张飞往L市的机票迅速被打印出来并交到王爽手上。四指扣住机票并用大拇指蹭了蹭,感受上面的热度,王爽将机票和身份证放在一起,随后跟随人流进入验票环节。
  因为根据落雪千里的说法,他们并不会在L市过夜,所以王爽什么行李都没带。就连本地特产……他原本是想带的,但转念一想如果只带一份,工作室那么多人要怎么分?带得多了哥也不愿意啊,哎,纠结了一下,怕麻烦的王爽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王爽两手空空到了候机厅,然后登机,经过一个小时飞行后,出了机场,已是早晨九点十分。L市是内陆城市,人口基数大在全国首屈一指,基础设施和高端消费会所的建设都很完善。交通,饮食,住房……相对周边几十座城市都显得高一个档次。
  不愧是很多富豪都喜欢居住的城市啊。王爽边走边感叹,打开手机短信,看了一眼落雪千里的指示,碰头的地点好像是……南城路的老塞行动咖啡馆。咖啡馆王爽去过,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偶尔也会去高档一两回,不过时间久了就没什么兴趣了。王爽查了半天地图也搞不清楚这个城南路的咖啡馆怎么走。正当他感到烦躁的时候,恰巧迎面走来一个女孩,头戴草帽,手上闪烁着亮银色的碎石项链,一身白色长裙纤长而飘逸。墨镜下隐约能看到一对明媚精神的大眼睛。这应该是这里本地的人吧,她应该知道怎么走吧?王爽赶紧将手机切到地图,凑上去挡在女孩面前迫使她稍微停顿脚步:“那个,你好,城南路的老塞行动咖啡馆怎么走?”
  女孩摘下墨镜看了一眼地图,又抬头看了王爽一眼,将墨镜戴上并轻哼一声:“老塞啊,这你算是问对人了,我每天基本都会去老塞喝奶茶看小说,你跟我走就好了。”纳尼!王爽惊了,居然能遇上一个天天泡在咖啡馆喝奶茶的文雅妹子,哥的运气好像也不错嘛。再三道谢后,王爽远远地跟在她身后沿着街道往前走。身边的人流渐渐多了,女孩忽然回头过来瞧了王爽一眼:“喂,你跟那么远干什么,不怕跟丢了吗?”“抱歉抱歉。”王爽赶紧追上来,又不太敢和女孩并肩走,只能在她左侧的背后紧紧跟着。女孩回头斜了墨镜看着王爽:“离这么远干什么?难道说你很怕我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王爽摇摇头:“只是看到街上走着的男女,一般人都会下意识觉得这两个人是男女朋友吧?”“哈哈。”女孩哈哈笑了一声:“你是外地来的?何况我长得也不赖吧,你当我男朋友难道会亏?”“没有,没这个意思……”王爽忽然感觉这女的非常棘手,让人难以应付。“总之,你不会觉得我占你便宜就好。”王爽最终还是从面跟了上来,小心翼翼朝她投去打量的目光。
  “姬遥。”忽然什么人喊道。王爽只觉得眼前一花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旁边的女孩便倏地一声跑掉了。王爽往前看去,才看到原来是另一个年龄小些的女孩叫住了她。两人见面,奔跑,拥抱,动作一气呵成,似乎已经非常熟练这种见面方式了。“这大叔是谁?”等两个女孩折返回来时,新来的一个女孩看着王爽便是一愣。
  王爽脸上的笑容垮了一下,苦笑道:“大叔个鬼哟,我看起来也不比你们大多少啊。”“嘻嘻,这个大叔也要去老塞,我只是顺路带他一把而已。”刚刚一路带王爽过来的女孩抬头朝王爽笑了笑,毫不介意地拉上另一个女孩的手,向前蹦蹦跳跳地走了。王爽无语,只得快步追上去。
  “对了,大叔你有预定好要见什么人吗?”刚刚被叫姬遥的女孩问。“有。王爽拿出手机划了划屏幕,一抬头便对上她的眼睛:“老塞行动咖啡馆二楼12号桌。”“啊啦。”姬遥撇撇嘴:“那是靠走廊的位置嘛,也不用我带你去了,你一上去就能看到那桌子了,八个人的。我们呢则是二楼靠里面的22号桌,待会有事还可以问我哟。”“好的,谢谢啦。”王爽忙不跌停地点头。“大叔外地来的吧,来面基吗?”姬遥接着问道。王爽不禁感到有些头疼:“是。我说啊,你问这么多干啥?”
  “嘻嘻,好奇嘛,难得在路上遇到好玩的事情。”哥看起来很好玩吗?王爽思索一阵,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。“切,小气。”姬遥不满地噘嘴,另一个女孩则是噗嗤一声笑出了来,一只手轻轻捂住嘴巴,扭头瞥了王爽一眼,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忍俊不禁。这举动看得王爽也是更加郁闷。
  南城路终于到了,一路上这两个女孩问东问西,问得王爽头都大了。卧槽,要不是看你们是女生,哥早就给你们一拳让你们滚蛋了,你们查户口吗问题问得这么详细这么隐私!好不容易找到咖啡馆,王爽总算可以松口气了,进了咖啡厅后,立刻如释重负逃到楼梯口。“喂,大叔!”身后姬遥朝他喊道:“你奶茶还没点呢。”“待会再点。”王爽回头说了一句,随后快速冲上楼梯。
  哥现在真狼狈啊,竟然被两个小女孩子给逼得快跳脚了,哥游戏里的威风呢?想想王爽就觉得一阵悲哀。上了二楼,王爽更加尴尬。王爽一眼就看到了12号桌,因为它正像楼下的姬遥所说,就摆在楼梯的侧边,并且因为是八人座位,位置和外形都非常明显。此时除了王爽,座位上早有五个女人兴致勃勃聊了起来。桌上已经摆上了五杯喝掉一半的奶茶,有褐色的也有白色的。旁边一桌是个单人的大叔,似乎来咖啡馆办公。此时因为她们五个人兴致勃勃的叽叽喳喳,苦恼地捂住了脑袋。该怎么做,该怎么办?要不就这么硬着头皮走过去,要不要脸上带点表情,表现得激动一点——我胡汉三又回来啦!卧槽,不行,哥做不到!要不然来个霸气点的出场?哥双手空空,连奶茶都没点,怎么霸气啊!
  纠结了一下,王爽只好回到起点——硬着头皮走过去。当他坐下的时候,其他五人纷纷停止了讨论,瞪大眼睛看着王爽。王爽抬头扫了一圈,从她们眼中,王爽看到惊讶,看到呆滞,看到凝固的喜悦……几个女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王爽身上,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。仿佛去参观动物园的时候,在熊猫区看到外星人一样。冷场两秒,几个人一齐惊叫起来。隔座的大叔也捂着耳朵痛苦地惨叫起来。“王,王爽?”有人试探着问道。“是我。”王爽点点头。
  “是真人诶。”有个女孩戳了戳王爽,旁边一女人眼见这一幕,立刻伸手拍掉女孩的手:“小心,戳坏了会漏气的。”卧槽!王爽脸色一黑,这时候旁边的女孩忽然伸手在王爽面前晃了晃,问道:“王爽,认得我是谁吗?”“溺光,溺水的小光。”王爽淡淡道。这其实不难猜,首先星愿虽然没有扫描脸部,但是身高数据还是依照玩家的真实身高来生成游戏模型。按照游戏公司的说法,这叫将玩家们放到适合的位置,突然改变他们视野的高低和广阔程度,会大大影响他们掌握游戏的难度。
  “那我呢!”又有个女孩举手了,王爽目光一转,落在她身上。沉吟一声,王爽一打响指:“星钥,没错吧?”
  “嗯嗯,对了呢。”星钥看起来也很高兴的样子,明明平时只有提到钱才高兴的,王爽略微惊讶了一下。“那我呢,猜得到吗?”……王爽有点感慨,没想到在相互知道了彼此的名字之后,原来在现实中聊上天也不是什么难事啊。和王爽预想中的沉默和被冷落有所不同,他似乎到目前为止,还是十分顺利地融入了她们几人的圈子里。
  “久等了先生,你的柠檬绿茶。”一个服务员从茶盘上将也就是夏森王国的新王储上位的橙色任务,王爽他们几个史诗小队的进展,龙腾公会的福利和发展前景,还有其他几个种族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不死族,矮人族王国最近好像也是大动作不断,不知道在搞什么鬼。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,但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有什么大事即将要发生了。
  轮番介绍之后,王爽终于弄清楚眼前几个人谁是谁了。六月飞絮是王爽遇到的第一个女孩,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,头戴草帽的女孩,草帽上还插着一朵盛开的茉莉。王爽看到她坐下的时候轻轻摘下草帽,一头瀑布般的秀发顺着她摘帽子的动作倾泻而下。六月飞絮原名苏姬遥,本地人,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之一。或许是她天性喜好玩乐的缘故,加上家里也有点钱,就想到要来大宴工作室的几个人,出来玩一天。
  落雪千里是王爽遇到的第二个女孩,挺意外的,落雪千里穿得非常普通。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,一双黑皮鞋,手上戴着一串贝壳项链,头戴一顶鸭舌帽。鸭舌帽的左右两边分别长出两只小巧的猫耳。苏无雪,不是本地人,不过也离得挺近的。并且虽然两人都姓苏,但苏姬遥和苏无雪并非是一家人。而更加出乎王爽意料的,她们之间竟然毫无关联,还是通过一次交易,双方的家长见面的时候,才让她们有了认识的机会。至于其他人,则不一一复述了。
  “王爽。”王爽正吸手里的柠檬绿茶,忽然听到六月飞絮在叫他:“在场就你一个男的,难道你不想发表点什么吗?”“发表什么?”王爽眼神在几个人脸上乱飘,最后故作淡定落在六月飞絮脸上。“那当然是看看我们几个女的谁最漂亮啊!”六月飞絮伸手敲了王爽的脑袋一下,做出有些恼怒的样子,却忽然绷不住脸笑了,抬头看着另外几人:“那你们觉得,我们之中谁颜值最高啦?”
  “那肯定是谁发工资谁颜值最高啊。”几个美女哈哈大笑,王爽缩着脑袋喝着柠檬绿茶,也陪她们尴尬地笑着。以前曾经幻想过很多次,和一大群美女相处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。王爽无论小学、初中还是高中,他身边都是一群兄弟,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和一群女人混在一起过。老实说他们班以前倒也有个娘炮,天天和几个女生一起吃饭,人看起来很单纯,在别人逗他玩的时候也会像女生那样亮出指甲保护自己。
  王爽那时候很不屑,但现在他有点明白了,如果一个男的和一群女的在一起聚会,那男生要么沉默,要么就只能在潜意识里被同化成一个女生的样子,然后融入到女生里面。难道哥也要被同化?王爽想到自己捏兰花指的样子,忍不住狠狠一哆嗦,摇了摇头不愿再想。嘛,不过反正是六月飞絮请他过来玩耍的,王爽也不想那么多了。他们在喝完奶茶之后,六月飞絮带着一行七人一起去补了一顿早餐,随后在本地的游乐场逛了一圈,又去看了个电影。临近下午,当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,也是王爽该走的时候。不止王爽,工作室其他几个人也要回各自的城市去了。。
  “王爽。”其他几人都上了飞机,王爽等到他的那班飞机,忽然六月飞絮在后面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:“刚刚那个问题还没回答呢。”
  “啥问题?”王爽一愣。“问你啊,今天到底谁最漂亮?要不我换个问法问你吧。”六月飞絮将落雪千里推了上来,按着落雪千里的脑袋嘿嘿笑道:“她今天打扮得,好看吗?”“这个……”王爽一时语塞,顾左右而言他:“好看好看,那个我再不上飞机就要错过了。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